精心服务 我们有一种自豪感

特约记者冯平 通讯员陈佐会

三天很短,短到三个晨昏的交错;

三天很长,长到一生的希望。

当患者的病情稳定下来了,美娟和她的团队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这里,有一个德技兼备的服务队伍

美娟是一名新生儿科的医生,她所在科室最大的特点就是接收的所有病人都是“新人”,这些“新人”宝贝初来乍到人世间都在28天以内,都是一些既幼且小,难得料理的“瓷器活”。因为“哑科”的“呀语”对医生了解病情帮助不大,诊断全凭“察颜观色”,治疗更需“精耕细作”,操作和用药都必须拿捏得恰到好处,所以,医生每天上班精神都是高度集中,每个班次都很累,“孤军奋战”的夜班更累,推迟下班的夜班,更是累上加累,美娟今天就经历了一次这种被“加长”了的夜班。

“对不起!有个活儿需要你来搞定,请你马上来科室一趟!”下午一点一刻,美娟刚刚将疲惫的身子搁到床上,就接到了科室主任歉意之中,又略带幽默的电话。美娟明白,一定是科室又遇到了“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”的特别难题,否则,知心大姐吴主任不会进一步“加长”她的夜班。

美娟的名字屡屡出现在建始县人民医院的问卷晒台上,是老百姓心里公认的好医生,因为很善于与患儿家属交流沟通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美娟在科室有了一项特别的兼职——“谈判专家”。美娟撑起身子,当即从家里赶到了科室。

这里,有一条通向患者的心灵纽带

37岁高龄产妇,剖腹产一早产低体重儿,出生后仅仅17小时,患儿转入时精神、反应差,呻吟、吐沫明显,鼻翼煽动,全身见花斑纹,四肢皮肤青紫,四肢凉至肘关节、膝关节,双下肢肿胀……

综合病史和症状,再结合胸片检查,小于胎龄儿、新生儿肺炎、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、新生儿呼吸衰竭等等一系列诊断已很明确,患儿的病情十分危重,必须马上展开呼吸机辅助通气、抗感染、改善循环、静脉营养等等全方面抢救治疗。

世事如果一切都按部就班,许多故事就不会发生。将美娟生拉硬拽进这个故事的是一个“天问”,“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握救活?”患儿的父亲近乎无赖的追问,将即将启动的抢救程序摁停在签署抢救同意书的时刻。

“有时是治愈,常常是帮助,总是去安慰”100多年前,特鲁多医生就已经发出这样的慨叹。对于患病的身体,医生或许永远只有全力以赴的努力,而不会有绝对的承诺。“有没有把握?”本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!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提问?”美娟有些迷茫。

望着患儿咿咿呀呀的啼哭,奋力睁眼的努力,作为年轻妈妈的美娟心里针扎般难受,十月怀胎的喜悦与痛楚,临盆和生产过程的阵痛,电流一般漫过她的全身,她不明白,孩子的父亲为什么要用那么一个理由,试图放弃对孩子的抢救。美娟知道,对于眼前的这个父亲,按照惯常的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,那些道理,那些言辞,接诊的医生们早已多次尝试,但无论是从法律、行规,还是伦理,对孩子施行抢救都必须征得家长的同意。看来,抢救患儿,必须得事先“抢救”患儿父亲的思想。

在维持患儿基本治疗的同时,苦口婆心的劝说还在持续。时钟的每一次嘀嗒,都让美娟的心一颤,她似乎感到患儿的生命,随着指针的每一次走秒,重量仿佛又减轻了一克拉。“你不给医生一次机会,你的孩子怎么会有机会呢?”煎熬中,美娟在对患儿的父亲做最后的“抢救”。美娟作为“谈判专家”,依照她自己的说法,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法宝,她唯一有的办法,就是将心比心的爱心和永不放弃的耐心。

这里,有一个个悬壶济世的动人故事

“谈判专家”美娟没有想到会从这场拉锯战中败下阵来,“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握救活?”当患儿的父亲再一次提出这样的疑问的时候,她不得不艰难的作出了“有”的回答,“那就给你们3天时间吧……”患儿的父亲又给医生们加上了一个附加条件,“行!”美娟觉得浪费的每一秒钟,都是对患儿的犯罪,为了争取患儿父亲在抢救同意书上签字,美娟就这样立下了“军令状”。

美娟立下“军令状”,虽然是出于无奈,但也不完全是出于盲目的感情用事,她有她的底气,因为她深知,她背靠的团队毕竟是恩施州儿童医疗中心,是本地治疗儿童危重疑难疾病的翘楚,有着非凡的战力。

上一篇:建始一作品获健康湖北科普大赛优秀奖
下一篇:建始县妇幼保健院积极开展母乳喂养知识普及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